欢迎访问《中国生物医学期刊》杂志社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往期目录
“反精神医学”的谱系:精神卫生公共性的历史及其启示
《中国医学文摘》杂志社官方投稿邮箱:zgyxwzbjb@163.com
摘要:基于对上世纪后半叶以来“反精神医学”历史的考察,本文试图提出反精神医学运动如何影响精神卫生公共性建设的问题。文章结合当时欧美社会民权运动的背景,从“反精神医学”诸种思潮中梳理出其指涉公共性的各个面向,探讨其历史经验与启示。在传统精神医学陷入危机之时,反精神医学的精神卫生观转向以精神病患为主体,其中对“全控机构”的批判和标签沦颠覆了传统精神医学的神话,成为“去机构化”意识形态的合力:同时,草根组织的援助改变了被收容者的社会处置方式:巴扎利阿的精神医疗改革则进一步解放了被收容者,其提出的废除精神病院、通过立法保障患者权益的案例,进一步彰显出精神卫生的公共性何以可能的历史经验在此基础上,文章对精神卫生的公共性所指涉的目标和价值取向、精神卫生改革中的公众参与以及争取合法保障精神卫生相关权益的经验进行了讨沦。

 “反精神医学”的谱系:精神卫生公共性的历史及其启示

  摘要:基于对上世纪后半叶以来“反精神医学”历史的考察,本文试图提出反精神医学运动如何影响精神卫生公共性建设的问题。文章结合当时欧美社会民权运动的背景,从“反精神医学”诸种思潮中梳理出其指涉公共性的各个面向,探讨其历史经验与启示。在传统精神医学陷入危机之时,反精神医学的精神卫生观转向以精神病患为主体,其中对“全控机构”的批判和标签沦颠覆了传统精神医学的神话,成为“去机构化”意识形态的合力:同时,草根组织的援助改变了被收容者的社会处置方式:巴扎利阿的精神医疗改革则进一步解放了被收容者,其提出的废除精神病院、通过立法保障患者权益的案例,进一步彰显出精神卫生的公共性何以可能的历史经验在此基础上,文章对精神卫生的公共性所指涉的目标和价值取向、精神卫生改革中的公众参与以及争取合法保障精神卫生相关权益的经验进行了讨沦。

    “反精神医学”源自精神医学内部。该词为库拍(Cooper, 1967a:ix)所造,意在强调摈弃以往将精神分裂症作为固有实体加以治疗的做法,而将关心转向切实援助“在人际关系之中被贴上精神分裂症标签的人们”。作为学术范畴,“反精神医学”通常指20世纪50^70年代间发生的对传统精神医学常识的一系列挑战与批判,其注重精神疾患者主体性重建的主张改变了传统的“人观”,推进了区域精神卫生服务和社会精神医学的发展,促使精神卫生制度朝着更加开放、公开的方向转变,为精神卫生的理论研究及实践留下了丰厚的遗产(信友建志,2012:1954)。然而,而对这段历史,基于生物精神医学立场的学者却试图极力将这一进程浓缩、简约为精神医学内部纷争的问题(肖特,2008)

实际上,情况并非如此简单,福柯(2005)的疯狂史研究、波特(Porter,1987;1988;2002)的社会史研究成果启示人们,只有跳出传统精神医学的案臼,才能真正揭示精神疾病的实质及其社会后果。更重要的是,这些研究清楚地表明,如不把处置所谓精神疾病问题的方式置于人的主体性和社会制度的变迁之中加以探索,就无法理解和解决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在笔者看来,“反精神医学”并不只是囿于其精神医学内部对本领域专业权力滥用的自我批判,同时也实实在在地反映出了部分知识精英对保障公民价值及其相应权益的热切追求,更体现出公众参与对可能导致社会“机构化”发展的必要防范。在倡导打破封闭、走向解放之理念的实践中,这一历史进程本身也逐渐清晰地呈现出了精神卫生公共性的本质特性及其基本内涵。120世纪后半叶以来,试图打破某种权力支配的探索者们,以期通过公众的广泛参与和集体讨论,从更广阔的领域、更多元的视角来理解和批判以往的精神医疗体系。

近年来,国内己有学者开始从社会学视角系统地梳理心理健康问题的研究文献(梁樱,2013),并且还出现了对本土精神病院中患者充权的经验研究(丁瑜、李会,2013)。然而,相比之下,目前学界对精神疾病的社会后果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精神卫生领域变迁脉络的系统梳理等方而的问题仍鲜有涉及。为此本文尝试通过聚焦精神卫生的公共性何以可能这一问题,从“反精神医学”的历史中探究精神卫生观的理论变迁,从“去机构化”的思潮中追溯瓦解“精神医学神话”所引发的社会后果,在消解精神病院的实践及追求相关法律保障的抗争中,探讨“反精神医学”的思潮及其运动带给人们的启示,以期为21世纪蓬勃兴起的精神健康社会服务及其提升公共性的社会建设提供反思性的视角。

Copyright © 2008-2011 版权所有 -《中国生物医学期刊》杂志社 - 技术支持:知网空间
投稿邮箱:zgswyxqk@163.com